关注国象协会

抓住国象第一手资讯

四川象棋小将改下国际跳棋 6年夺得世界冠军

2015年 03月 05日 13:11 来源: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admin


周伟

专访中国首位国际跳棋男子特级大师周伟

  在刚刚落幕的2015亚洲国际跳棋锦标赛常规赛中,川籍21岁的棋手周伟夺得冠军,荣升为中国国际跳棋界第一位男子特级大师!

  他貌不惊人,再过几天,就要过21岁生日;他的网络ID居然叫“孤单的背影”,配上他的“少年白”,便会给你一种老气横秋的印象。

  他叫周伟,四川人,由于刚刚在乌兹别克斯坦夺得2015国际跳棋亚锦赛常规赛冠军,荣升为中国国际跳棋界第一位男子特级大师!5月9日在兴隆街成都棋院的训练室里,载誉归来的他接受了华西都市报记者的专访。

  国际跳棋

  是一门“零失误”的艺术

  “象棋讲究大局观,开局阶段往往有很多虚的内容,所以,要先判断再去计算。而国际跳棋不一样,它一开始就需要计算,计算之后再决定行棋的方向。”

  曾经是四川省少年象棋队的希望之星,机缘巧合,周伟于2009年改行专攻国际跳棋。那么,国际跳棋和其他棋类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对此,周伟表示:“区别非常大,象棋讲究大局观,开局阶段往往有很多虚的内容,所以,要先判断再去计算。而国际跳棋不一样,它一开始就需要计算,计算之后再决定行棋的方向。换句话说,下到一定水平之后,你一步都不能错,错一步就要遭到对手的严厉打击,满盘皆输。当然,国际跳棋本身是很有趣味性的,尤其适合小学生去学习。我个人认为,小学学国跳有两个最大的好处:首先,国跳简单易学,一般5分钟之内就可以学会;其次,在最初级的吃子阶段,有时候也需要放弃一些棋子,才能吃掉对手更多的棋子,有舍才有得,小学生棋手完全可以通过学国跳,明白这个简单的人生道理。”

  “零失误”是至理,但真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周伟此次与高文龙、邱浩纯等其他3位中国男子棋手征战亚锦赛,他最终能脱颖而出,归根结底,是巧妙渡过了第四轮常规赛的激流险滩……那一轮他对阵最后与他并列冠军的蒙古高手图维新里德,在少子的背动局面下,看到其他的夺冠竞争对手又相继胜出,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最终,周伟顽强地顶和了对手,而正是这盘奇迹般的和棋,为他最终夺冠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他为什么弃“象”从“跳”?

  “我改学国际跳棋,并不是在象棋领域里混不出头了,而是我确实感觉到我这辈子与国际跳棋有缘,我就是更喜欢下国跳!”直至今日,成都棋院院长蒋全胜大师还会在各种公开场合盛赞周伟——“周伟嘛,以前我的象棋学生,你看别个下国际跳棋,一样的出类拔萃!”

  如果当年继续下象棋,周伟的成就会不会赶上他当年的小师兄、如今的四川新“特大”郑惟桐?这是个悬疑,周伟9日透露:“14岁那年,全国少年赛,郑惟桐是冠军,我是第三名,不过那次比赛他好象唯一输的一盘,就是对我……当然,后来我们在训练比赛中相遇,他赢我要多一些。我早就说过,我改学国际跳棋,并不是在象棋领域里混不出头了,而是我确实感觉到我这辈子与国际跳棋有缘,我就是更喜欢下国跳!”

  以后究竟是下象棋还是下国际跳棋,当时成为摆在周伟面前的一道难题,毕竟,他学象棋已经八年,在那个领域里也是四川的希望之星。回首这段往事时,周伟特别感谢他的父亲:“是我爸的话让我最后下定了决心去学国跳,我爸当时说:既然你真的那么喜欢国跳,现在让你放弃,你将来也会遗憾,那干脆,你就放手去整你的国跳嘛!”

  他被寄予厚望

  十年规划,他瞄准了世界冠军

  5年前,四川省国际跳棋队主教练高升建曾经形象地指出了中国高手与国际高手之间的水平差距——“就像围棋,我们的国内一流高手顶多就是业余6段的实力,而国际上的顶尖高手,就是古力、李世石那样的职业顶尖水平。”如今,高升建显然需要修改他曾经的判断,因为他有了个好徒弟周伟。

  周伟目前与世界冠军的水平差距有多大?对此,周伟本人表示:“如果拿象棋来比喻,施瓦茨曼和乔尔这些现役国际跳棋世界冠军,水平就相当许银川、郑惟桐那样的顶尖高手,而我们中国棋手的顶尖水平,也就是我这样的水平,大概相当于象棋的国内强大师,差距还是有,但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大了吧?当然,从国际等级分来看,现在的差距还是挺大的,比如我的等级分是2150分左右,而强一点的国际特级大师,一般等级分都在2300分以上。”

  高升建目前已经为周伟订制了一个“十年规划”,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圆世界冠军的梦想。“现在看起来,好像那个目标遥不可及,但必须指出的是,周伟今年才21岁,通过十年的奋斗,他未必就不行!拿国际象棋来说,菲舍尔29岁才拿世界冠军,别人可以,周伟为什么不可以?”高升建说。

  成都棋院分管国际跳棋项目的副院长宋雪林昨天接受采访时,也对周伟赞不绝口,“他成为国际特级大师,这本身是一个惊人的突破。周伟这小伙子,下棋非常有灵气,这么多年来,他保持一颗求道的心,基本不受外界的影响,对现在的90后来说,这太难得了。”

回顶部